年内已离职331位!基金经理“离任潮”凶猛,明星基金经理减负成趋势
永华证券

永华证券

年内已离职331位!基金经理“离任潮”凶猛,明星基金经理减负成趋势

发布日期:2024-04-25 09:11    点击次数:118

基金经理离任潮来势汹汹,短短2日之内,4位基金经理离任。

9月23日,长盛基金公告称,长盛盛康纯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从9月22日起解聘基金经理李琪,李琪已因业务调整于9月22日离任。同一天,农银汇理基金发布公告称,农银汇理研究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从9月23日起解聘基金经理陈富权,陈富权因业务调整于9月23日离任。

9月22日,易方达基金公告称,解聘基金经理FANBING(范冰),FANBING(范冰)因工作需要于9月23日离任。朱雀基金发布公告称,朱雀恒心一年持有期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从9月22日起解聘基金经理黄昊,黄昊因个人原因于9月22日离任。

图片来源:图虫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4日,包括券商资管、基金公司在内的197家公司中,年内已有331位基金经理离任。年内离任的基金经理数为过去五年同期最多。Wind数据显示2018年-2022年(1月1日-9月24日),离任的基金经理数量分别为133人、174人、192人、244人、231人。

具体来看,今年前八个月融通基金已有9位基金经理离任,是今年来离任基金经理最多的基金公司。嘉实基金、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有8位、7位基金经理离任。广发基金、新华基金、长信基金、汇丰晋信基金4家基金公司则都有6位基金经理离任。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天弘基金等在内的十家基金公司则都有5位基金经理离任。

据公告批露的基金经理离任原因,以“个人原因”及“个人发展原因”居多。不过从公募基金行业人事变动趋势来看,今年有不少明星基金经理卸任“减负”。

7月22日,诺安基金公告称,7月22日起,蔡嵩松因工作调整离任诺安优化配置混合的基金经理,上述基金产品后续将交由去年8月增聘的基金经理刘慧影单独管理。蔡嵩松是诺安基金“百亿顶流”基金经理,巅峰时期(2020年年末)在管产品规模超400亿。5月20日,蔡嵩松刚刚卸任诺安创新驱动基金经理。

金牛奖明星基金经理谢治宇也在减负。8月25日,兴证全球基金发布调整基金经理的公告:谢治宇将于8月28日起卸任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基金经理,由基金经理董理单独管理。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兴全趋势投资混合的规模为195.75亿,谢治宇相当于减负近200亿的管理规模。

兴证全球基金回应称,在兴全趋势的投资管理中,董理逐步承担重要角色,同时谢治宇也希望将更多精力专注于兴全合润、兴全合宜、兴全社会价值3只基金的管理,因此,经公司内部研讨决定,调整基金经理任职。

信达澳银基金的“一哥”冯明远也是减负大军中的一员。 1月13日,信达澳银基金公告称,基金经理冯明远卸任信澳匠心臻选两年持有期混合基金经理。随后2个月,冯明远也卸任了信澳核心科技混合、信澳先进智造股票型这两只产品的基金经理。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冯明远在管6只基金,较去年同期减少4只,在管理规模为215.9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19.93亿元“瘦身”近一半。

此外,今年以来,中欧基金基金经理王健、前海开源基金基金经理曲扬,永赢基金基金经理李永兴、博时基金基金经理沙炜等基金经理都在不同程度上减少了所掌管的基金数量及规模。

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张鹏远表示,基金经理减负离任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业绩下滑的压力;二是对抗“规模效应”,很少有基金经理能做到规模与业绩双击;三是基金公司在发新基金的过程中借用了明星基金经理的名号做营销,基金后续运作过程中会交由新人管理,明星基金经理离任;四监管层面的约束。2020年4月中基协发布《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表示,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10只。

“如今业内在淡化了明星基金经理这一个人的概念,不少基金公司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投研团队整体实力的培养,大家更愿意打造团队化、平台化的模式。”华南地区一名公募行业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冯明远谢治宇经理基金诺安发布于:广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永华证券

基金经理离任潮来势汹汹,短短2日之内,4位基金经理离任。 9月23日,长盛基金公告称,长盛盛康纯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从9月22日起解聘基金经理李琪,李琪已因业务调整于9月22日离任。同一天,农银汇理基金发布公告称,农银汇理研究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从9月23日起解聘基金经理陈富权,陈富权因业务调整于9月23日离任。 9月22日,易方达基金公告称,解聘基金经理FANBING(范冰),FANBING(范冰)因工作需要于9月23日离任。朱雀基金发布公告称,朱雀恒心一年持有期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